随兴扫文

漫威‖王男‖名柯‖中土‖全职‖汉尼拔‖SPN

【暴卡】12

《城墙》
by:门徒同学

#监狱AU

卡尔顿眯起眼睛想看清上面的标签,但很抱歉他不认识标签的语言。

所以当这一针静注入他的血管时,他并不知道关于暴乱的记忆会全部消失。而他也将从暴乱的宿主,变成等待被实验的小白鼠。

【卡+暴中心】11

《今晚要写一篇关于此事的长篇日记》
by:bellafaralones
translator:popopopoke

然后,当艾迪·布洛克和毒液暂时分离时,卡尔顿的心再次沉到谷底。艾迪看起来很快乐。当然,他也很紧张,毕竟他现在是为了保命而战斗着,但看样子他对自己的人生选择十分满意。甚至比他们上次见面时更为快乐。更怪的是,他向毒液伸出手的动作太快了,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。他一定很喜欢他的共生体。

【卡中心】10

《wanting,wanting,wanting 》
by:bellafaralones
translator:popopopoke

卡尔顿耸了耸肩,“有时我很羡慕他们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他们不必像我一样担心人类的未来。他们死前知道自己帮上忙了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而我的潜力比他们多得多,同时也承受了更多的压力。我到底要如何才能知道自己已经做到最好了呢?相信像你这样的人也会有同感吧。”

她只是摇了摇头,合上饭盒的盖子。“我该回去工作了,卡尔顿。”

【埃卡】9

《别放弃,别坚持(对于我所说的任何事情)》
by:therm0dynamics
translator:popopopoke

“这就是我创立生命基金会的初衷。就是希望有一天,没有孩子会不得不了解…”他欲言又止,盯着艾迪的电脑屏幕却又好像完全没有在看,双眸平静又坚毅。

“了解什么?”

“了解这是个多么病态,悲哀,又令人失望的世界,”德雷克说道。艾迪忍不住猜测,德雷克是在几岁时,在什么情况下意识到这些的。“因为有那么一天,世界会变得…不像那样。因为我会修好它。我能修好它。”

【卡中心/暴卡】8

《初心不改》
by:舞飞音

「闭嘴,你不要跟我说你忘记上次发生的事了。要是我离开一会,你这残破的身躯遇到危险是能跑去哪?乖乖给我养伤。」暴乱没好气的瞪着卡尔顿,得到宿主点头后,他才松开卡尔顿柔软的嘴唇。

见宿主虽然听话的闭上眼睛,却迟迟睡不着,暴乱低沉的嗓音再度于卡尔顿耳畔响起:「多想想我们吧,卡尔顿,肯定会比较好睡的。」

【暴卡】7

《Gangbang》
by:舞飞音

「……为什么你对他们讲话的语气比对人类温柔啊……」低咕几句的艾迪自认很会观察人,采访过男人及看过对方在电视上侃侃而谈,不难发现德瑞克虽然讲话都是温和有礼,但语气中透露着一股难以亲近的疏离感,可是他跟那只丑不拉叽的寄生虫还有毒液说话的时候,温柔得都像是要掐出水来了,这种双重标准是要吓死谁?

【暴卡】6

《互利共生》
by:舞飞音

「你最好快点康复。」暴乱粗声粗气的下达指令,听着面露歉色的宿主细微的嗯了一声,他似乎觉得肚子更饿了,想一口吞了眼前的宿主,不,不是平常他进食的方式,那到底要怎样才能解决这难耐的饥荒?

暴乱决定趁宿主补眠的时候好好研究卡尔顿的记忆,肯定有什么东西被他遗漏了。

【暴卡】5

《萌芽》+《Grant》
by:舞飞音

他喜欢卡尔顿用那温润的嗓子喊他的名;他喜欢卡尔顿谈到梦想时那对比宝石还要闪亮的双眼;他喜欢那副纤细身躯下蕴含的强大意志,这些东西他从未在其他人身上感受过,所以他要回去、他必须要回去。

修好卡尔顿、然后告诉他不要以为可以这么轻易摆脱自己、摆脱他们的梦想。

是的、是了,他们。

【暴卡】4

《Just an experiment》
by:舞飞音

卡尔顿表示他想研究那些吃甜食的人大脑分泌的物质多寡,相较跟情侣或是谁都好共食一根Pocky时,大脑分泌的物质是否会增多?会变得比较兴奋吗?感到比较幸福吗?还是纯粹心理作用?

被男人一串提问同样勾起兴致的暴乱表示这个实验他同样感到兴趣,但是卡尔顿如果要实验的话,对象只能找他;

【毒埃/暴卡】3

《共生》
by:灰度值

“暴乱?”

他低声询问了一下,就像是打招呼,又或者只是最后一次的确认,确认对方的确已经死了。

尾音结束在了声带的震颤平复后,卡尔顿拧着眉头苦恼的嘲讽着自己的不切实际,他还没有承认失败,那么结果就还未敲下定局,只要……

——“卡尔。”